养只兔子叫不加糖

木末,海外党,佛系追星

【埃维】相看两厌(不虐,清水到不能再清)

大家好,第一次写文请多多包涵,写的时候基本凭感觉,木有大纲,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注意!!微量ooc,尽可能还原了。中途可能有【维赛】,雷请避让!!

———————————————————

埃蒙。维鲁特认识他,不,更确切地说,全维尔哈伦都对他有所耳闻,西国佣兵工会的不败战神。听说他常年在外执行高难度的佣兵任务,见过他的人少之又少,但就是这个几乎存在于传说中的男人,维鲁特却见到了,在书屋里。当维鲁特第一次见到这个巨人出现在书屋里时不免有些惊讶,这人全身上下都与这氛围幽美安静祥和的书屋有着强烈的违和,恩,比赛科尔更甚。其实说到底维鲁特是少爷,且自打生下来到现在都没有经历过多大的艰辛与磨难,虽只是南岛最微不足道的新贵族,但骨子里总是藏着那么点难以察觉的清高劲,这也是为什么他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厌恶起埃蒙以及他带着的那股野蛮肃杀气。


维鲁特现在有点心烦,书也是好几分钟才翻动一页,原因正在跟前,和维鲁特相距不远的座位上的那个红发巨人,这是个不大的隔间,巨人进来后显得有些拥挤。书屋的隔间其实有很多,而这间却储存着最详细的关于保养金属的部分。幸好埃蒙的那柄传说中的巨剑被放置在书屋的传送玄关口,危险物品不能随身携带是书屋的规矩,取代那沉重武器在埃蒙手上的是书架最上层那尘封已久的厚重书籍,那千万页的巨书,就算是海军学院男神级学霸维鲁特看着,眼角也不禁抽了抽。隔间里一片寂静除了唰唰翻书声,维鲁特是个不轻易透露内心的人,或者说他根本不愿表现他的真实想法,不恰巧,他遇到了一个太过善于观察的人。埃蒙从架在腿上的厚书抬起头,正巧对上了维鲁特。


两双赤红的眸子对视着,一边是透亮如红宝石带着棱角的冷,另一边颜色则更深而浑浊,看不透情绪。维鲁特迅速的眯了下眼眸,又随即展露了南岛贵族腔调的微笑,弯弯的眼角遮了眼底的寒光,探身问道:“恕在下冒犯,”掐着现在流行的东国的措辞,“敢问阁下是埃蒙·J先生吗?”埃蒙没有说话,沉默着,正当维鲁特又要开口时才微微点了下头,维鲁特话到嘴边赶紧转口,并带着更为灿烂甚至献媚的微笑:“久仰久仰,在下是——”“……哼。”从鼻腔里发出来的。


维鲁特不由的表情一滞,他察觉到埃蒙眉间微不可见着皱褶,又随即浅笑:“埃蒙阁下可是对在下有什么偏见?不妨…说来听听?”又是沉默,维鲁特对这红发巨人的厌恶又多了几分。皮笑肉不笑的僵持了好一会儿,突然像是泄了气般闭眼缓缓靠会椅背,再次张开红宝石眸子,已是那个冰冷而拒人千里的维鲁特·克罗诺。“维鲁特·克罗诺,是我的名字。初次见面,埃蒙先生。”冷冷的不加修饰的语句。埃蒙反而因为维鲁特的反转,表情缓和了下来,微微颔首点了下头,“你好。”低沉发闷的声线,带着常年经历风沙的沙哑,目光转会书页纸上。


维鲁特注意到对面人的一头红发在书屋的暖色灯光下有些发橘,把那根根如刺的发丝映显得柔和了不少。装作毫不在意的低下头回到了放置在腿上的书,却并没有看进一个字,抬手摩挲起额上的自己的银白色头发。儿时因这银白色头发以及比其他南国人白几度的肤色,被其他孩子欺负和大人背地里窃窃私语的经历已经很久远了,但却从未厌恶过他们,用小小计谋报复之后也并无多少快意。只有对他的母亲,赛科尔,还有那些对他好的人,他会把那些情感尽可能的一一回报之外……


维鲁特停下手中的动作,按了下桌面上的按钮,橙色小机器人不知从哪里突然跳了出来“蛋蛋!蛋蛋!”埃蒙缓缓向着小机器人看了一眼,蛋蛋歪了歪脑袋,咕噜咕噜的滑到维鲁特的另一边与埃蒙拉开了些距离。维鲁特在它胸前的记菜板上写了几笔。拍了拍说:“去吧。”小机器人随后继续叫嚷着跑了出去。然而还没等维鲁特寻找到书页上刚才停下的部分,就听见门口不远处一声叫唤,“呀!突然窜出来吓死本少爷了!”“警报警报!警报警报!”“哎哎哎!你别叫你别叫!”维鲁特抬手磨了磨额头,准是赛科尔又碰到蛋蛋脑袋上的羽毛,门口一人一机器人的嘈杂声让附近众多隔间里的人们烦躁不已。红发巨人突然快步向门外走去,蛋蛋的声音慢慢变远,“哎!大高个谢谢啦!”另一个声音却在走进,“维鲁特你刚才没看到,有个红头发的大高个,额,大概这么高……”“他叫埃蒙。”“哦哦哦,反正就他,扛着那个吵死人的机器人随手就扔给了那个新来的小服务生,真是厉害,当然还是比不上本少爷!啊对了,本少爷是来叫你的,差不多该回去了,晚点那老头子又要罚我,本少爷先下去了!”赛科尔永远都是我行我素,一溜烟跑得没影。


维鲁特叹了口气合上书,走出隔间,背后宽阔走廊的尽头的落地窗朝西,下午的太阳。红色的头发,阳光下果然很显眼,两双红眸隔着几米又交汇在了一起,仿佛是镜子中自己的眼睛,阴影把红宝石的光芒覆盖,阳光是浑浊变澄清透亮。我们果然很像啊。


维鲁特这个人,从不会花心思去讨厌一个人,最多不过是冷漠与疏远。


然而眼前的这个人,从最开始便令维鲁特惊讶,不只是他的出现,更多的是他们的相遇。维鲁特有那种预感,两人都是对方人生中那抹罕见的存在。相看两厌。多差劲的词。


隔间内依旧昏暗,酒杯下压着一张单子,白纸黑字,流畅有力的笔迹写着调配方式。埃蒙垂了眼眸执起酒杯,红与白,同是液体却如油水般不容彼此,稍稍摇晃瞬间释放出刺鼻醇厚的酒香。“呵,有趣。”一口抿净。


总有一天会再见的。


恩。

——The End————————————

埃维是从凤凰传奇来的吧,希望sot也能听到合唱的rap///////,请允许我在这里发疯:我维的新歌!!!啊啊啊啊啊!!!今天的我也在原地旋转爆炸!!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