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只兔子叫不加糖

木末,海外党,佛系追星

比起顾南衣的誓言,更触动我的其实是他最后一个镜头:少年人伫立窗边,风掠起他额前的碎发,恍若多年前的某一刻那个少女曾摘下了他的斗笠,也是这样一阵清风拂面。那个女子来时走时都像一缕风,抓也抓不住,孤零零的奔来他身边,又载着今生沉甸的情,轻飘飘的落了下去。

顾南衣遇到凤知微之前的人生只有他师父和刻在骨头里却又虚无缥缈的血浮屠三个字。
遇到凤知微之后他遇到了好些人啊,仿佛就那么一瞬便踏入了人世间。
后来她走了,那些人也走了,只剩顾南衣孑然一身,唯独心里的一亩三分地留给了那个曾赠给他一场空欢喜的女子。

再也没有人会不顾身份翻墙进来又被你丢出去,没有人会有事没事来找你切磋武艺回去又找自家主子告状,没有人会举着手找你击掌结果被你明晃晃无视而独自暗地里尴尬了。

顾南衣,若你还有将来,或是来世。
武功不用多高,读书也不用多好
找到些好兄弟,寻到一个你爱并爱你的姑娘
好好的平平安安的当一个普通人。

顾南衣,后会无期,谢谢你的今生。

评论(3)

热度(32)